Sanda Li●Stark

你可以砸向我所有不公


Because I am unbreakable .

〖擎蜂〗生而追随 ●01〈上〉

*时间设定在第五部之后
*设定救护车铁皮爵士都没有死亡,没办法只是觉得需要拥有这些性格的角色存在
*
*
  Bumblebee很喜欢沙漠深处的夕阳,周围戈壁起起落落,远方的地平线却一望无垠。那灿烂的一小点放射出万丈暖橙色的光芒,然后逐渐向岩浆红色暗去。火热的颜色打在他肩甲上,打在他垂在崖边晃荡的腿甲上,将一抹一抹的明黄都烘成晃人眼的红。
  其实就算不搭讨喜欢快的黄色,红色配上冷静沉默的蓝色也会很耀眼的。
  Bumblebee的发声器里传出意味不明的杂音,听起来就像人类心绪繁杂,正嘟嘟哝哝个不停。
  刚刚进行过一场大战,距离堕落金刚陨灭也已经好几年了,那几天发生的事对于赛博坦的小战士来说却仍然历历在目。可实际上Bumblebee诞生于战火之中,像那种程度的战斗早就见怪不怪,可唯独与堕落金刚那一战,前前后后他就是记忆犹新。
  尤其是空中之战结束后的这几天。
  
  是Optimus Prime发觉了小战士的郁郁寡欢。
  
  好吧,其实也不能叫郁郁寡欢。Bumblebee该闹腾的时候绝不安分,只是和领袖待在一起尤其是独处的时候,那双赛博坦仅剩的、不染沧桑的明蓝光学镜会异常频繁且持久地——静静注视着它们主人的领袖。
  想像一下,隔三差五不给你弄出点幺蛾子来就浑身不舒服的熊孩子突然睁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盯着你一声不吭的场景,还是双手在膝盖上放放好的那种,你大概就能体会到汽车人领袖现在的心情了。
  虽然他应该并不知道幺蛾子熊孩子是什么意思。
  Sam把一大口奶酪喷了个干净,来不及顾上接受洗礼惨不忍睹的小花圃,咳了一大声后用更大声向家门口那辆纹丝不动的红蓝彼得比尔特喊道——
  「什么?老兄你再说一遍??」
  目睹Sam喷泉化全过程的彼得比尔特很淡定,连声音都一如既往的一本正经:「Bee最近不太高兴,我想他或许有什么心事。」
  「你是说怀疑我出轨就要当着人家面放出轨歌并且撞人家一头包喷人家一脸汽油的那家伙藏了什么心事然后没有说??」
  Sam扬起双臂,表示这感觉就像是听见Magtron给自由女神像戴了个花环。
  博派领袖依旧一本正经「Bee还是个孩子,天真直爽是很不错的品质,当然我也为他可能给你添了麻烦感到抱歉。不过我想Bee最近应该真的遇到了些麻烦。」
  在Optimus Prime眼中Bumblebee还是个孩子这点Sam可以理解——好吧是不得不接受了,但是在他听见naive这个词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翻了白眼。你怕是没听见那两首出轨歌是有多成熟。
  「嘿,嘿,嘿!」Sam举起双手,歪了歪头,「你的口气我怎么越听越像Bee的家长呢。拜托Prime,我也不是他的幼稚园老师啊?」
  彼得比尔特没吭声,他不知道该说什么来回答Sam突然切换画风的问题——毕竟开玩笑向来是领袖不太擅长的事。Sam get对方笑点失败只好把手又抬高了些,「好吧Prime你赢了,直接告诉我我需要做什么吧。」
  「Emm……我的朋友,我想请你跟Bee谈谈。」
  「……就谈谈?为什么你不能做这件事呢?别误会我已经答应你了Prime,我就是问问。」
  彼得比尔特的前轮慢慢转了一下,像是用脚蹭了蹭地面——Sam很惊讶于这种表示局促的动作会出现在稳重甚至可以说老成的Optimus Prime身上。事实上汽车人领袖的确有些局促——
  「问题就在这里,Bee他……他似乎格外不愿意与我交谈,和我在一起时总是只注视着我并不说话。」
  「你是说最近?」
  Optimus Prime愣了下,回答是。
  Sam抹了把额头。
  老天,要是让他知道跟他在一起时简直跟马达加斯加的企鹅一样顽劣的Bumblebee竟然双标到这种程度的话,他发誓他下次开车一定会砸方向盘的。
  「好的Prime,我想我大致了解现在是个什么情况了——家里的小孩忧郁期到了开始跟家长玩儿高冷我说的没错?——哦不用纠正我我明白。行,这事儿就这么定了,今天是……周日,我保证在下周二之前跟Bee谈一次好吗Prime?」
  「Sam,谢谢你。」领袖温和的声音里满是诚挚,Sam刚想耸耸肩表示这哪算个事儿啊,领袖又说道「我想我应该提醒一下你Sam,Mrs.Witwicky看到这样的花圃可能会不高兴。」
  Sam随着车前灯光转向花圃,然后揪住头发绝望地想象着老妈用棒球棒把他打得满屋子跑的画面。
  

*坚持不懈拜托评价小白菜

评论(8)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