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da Li●Stark

你可以砸向我所有不公


Because I am unbreakable .

〖EC〗矢车菊之眼●01〈上〉

*
*
  Erik不喜欢矢车菊。
  好吧,其实也不能用「不喜欢」这样感情倾向明显的词,他只是……对这种小花儿没感觉。谁都知道万磁王生来冷情,柔软而纤细的矢车菊当然和他浑身上下的冷硬线条毫不相融。
  但是这小花毕竟是德国人的掌中宝,Erik再怎么无感,也没办法避免出门后的漫山遍野。不说绿茵相连的田园,就连机器轰鸣的都市里也随处可见窗台上这微微摇动的蓝紫色小花。
  善于玩弄金属的Erik即使不得不在胸前的西装上别点儿什么,他最多也只会选择带刺的玫瑰,那种不问青红皂白缘由始末就将爱慕者扎得鲜血淋漓的烈性红花,不论怎么看都更适合他。所以Erik实在对矢车菊无感。
  
  但他却喜欢Charles的眼睛。
  
  Charles · Xavier。
  Erik把这个名字在唇齿间研磨了一回,然后笑了。
  他并不知道自己的眼睛偏绿色,宛如极光一般——老天,他怎么会知道!难道有谁相信万磁王是个会照镜子细细打量自己的人吗?Erik不在意自己长什么样,但他的的确确知道Charles的眼睛是什么颜色。
  这没有办法,当整个大不列颠最温柔漂亮的绅士注视着你和你说话时,你没有办法不溺进他那双颠倒众生的蓝色眼眸里。
  就算是万磁王也没有办法。
  他注视着你,很恳切——他们俩说话时Charles几乎都很恳切——很恳切地说着什么,最后大多以钢铁本性的万磁王的妥协告终。
  Charles · Xavier生来就有操控人心的能力。
  无关变种。
  ——Erik最后总是这么想。
  那双眼睛太漂亮了,在其中倒映着的自己仿佛回到了尚未进入Shaw的办公室的那个时候,日子虽然十分艰难,但有母亲陪伴总是希望憧憬在侧。他几乎要被那如有实体的温润给溶解了,连说出一个拒绝反对的字眼都觉得自己面目可憎起来。
  不管人们阶层如何,恭维对方有一双漂亮眼睛似乎都喜欢用同样的形容——宝石、大海、天空……什么的。有些人根本就没见过蓝宝,没见过海洋,还非要臆想出来哄对方开心。
  Erik就觉得Charles的眼睛像矢车菊。
  宝石再昂贵,对于万磁王来说无法掌控也不过是废石一块;大海再深邃,形容不老于世故一派天真纯粹的X教授也只能是南辕北辙;至于天空……人人都见过的东西如何能匹配得上Erik沉醉过的瑰宝呢?
  Charles · Xavier身量小巧,甚至称得上纤细,面庞也没有锋锐逼人的棱角,完全不是一个德国人一眼看过去会首先欣赏甚至关注的类型。但是Erik那双北极光般的碧色瞳仁,却能做到一直追随着这个小绅士。
  
  

*被朋友从现实中揪了出来,暴哭之后竟然开心到飞起??太激动了,写点儿最喜欢的EC缓缓……

*太短了真的很抱歉,因为要复习加上朋友如妈妈般的叨叨叨,我得早点埋进软敷敷的被窝……在〈下〉里面会补回来的,保证一整章的量不变!

*怎么感觉被发现后整个人都变软了……π_π

*坚持不懈拜托评价小白菜

评论(7)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