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da Li●Stark

你可以砸向我所有不公


Because I am unbreakable .

〖EC〗矢车菊之眼●01〈中〉

*
*
  「好了Erik,我知道我这样有点……唔,滑稽……」
  Charles费力地眯起眼,鼻头都皱起来,弯着腰尽一切努力地让手够到桌下掉落的那枚白后棋子。
  一进门看见Charles这副吃力模样的Erik张了张嘴,跑到年轻的教授身边,不顾他有些反对轻手轻脚地将他扶起,然后自己弯下腰捡起那块不讨喜的陶瓷。
  「嘿,Erik,我可以自己来好吗?你能不能……」
  Charles闷闷不乐地瞪着毫无攻击性的万磁王。
  
  「拜托,我的Charles,别这么说。」
  
  Erik的手指穿过小教授散下的刘海,有些僵硬地顺到那精致的耳廓之后——让他刀削斧劈没问题,让他做这么一个温柔和软的动作却实在有些难为自己。
  这个动作很快,所以并没露出多少缱绻的意味,显得非常自然而然。但是当棕色发丝下那双蓝眼抬起,认真地注视着他时,Erik脱口而出为自己的行为做了解释「挡住眼睛了。」
  其实Charles眼里那一星半点的好奇,是在追问Erik之前说的第一句话。
  「呃,我明白,谢谢你我的朋友。我是想问,你刚才说……?」
  Charles当然可以直接进入Erik的大脑一探究竟,但是既然Erik都没有戴头盔,显然靠对话交流更适合他们两人之间。
  Erik没有立刻回答Charles,他无言地看了对方一会儿,最后伸出右手「想出去散散步吗?」说完话的几乎同一时刻,Erik发现了自己到底在干什么——这难道不是舞会上邀请心仪的女士跳上一曲的姿势么?
  上帝,他都干了什么蠢事啊。
  Erik不是有些尴尬,而是非常尴尬,尴尬到僵在原地一动不动。如果是Erik小时候,这种紧张程度下大概X教授的房间现在已经散了架了。
  
  Charles会怎么想?
  Charles会怎么看待他?
  Charles会以为万磁王在戏弄他吗?
  Erik脸上的表情快绷不住了。如果Charles再这么不明所以地、拿那双矢车菊般的眼睛无辜地盯着他,他就要——
  
  Charles歪了歪头,扬起嘴角。他把轮椅转了个方向,把靠背朝向Erik,然后转过脸「如果你愿意推我一程的话,当然乐意我的朋友。」
  这个角度停得刚刚好,Erik的手只需再抬高一点点就可以很自然地放上靠背,非常自然。
  Erik低下头笑了笑,很自然地将手翻了个面搭上靠背——他当然可以一根指头都不动就自如地驱使铁质轮椅去任何地方,但Charles邀请他了,Erik找不到什么理由拒绝。
  Xavier家的古堡大门前有一片绿茵场,蜿蜒其中的小径线条柔软,无疑是散步的好去处。两个人默默无言地走了一会儿,Charles以为Erik彻底不想回答他的疑问了,准备开启另一个话题——比如说两人昨天晚上坐在壁炉前下棋,Erik手上搅动着黑王,眼神却放了空导致超时判罚的那件事儿。可Erik偏偏要拂他的意似的。
  
  「昨天……」
  「我的Charles。」
  
  
  

*太短了依旧很抱歉,嗓子疼头疼,看书看得要昏古七,于是啪啪打脸又写了一点点点点作为〈中〉发上来……考不到A或A+跪求物理老师不要从楼对面冲过来砸门Orz

*为了不让自己明明对国际象棋一无所知还一本正经地写,我又去找了那个杀千刀的百度(看过生追那篇的都知道啥玩意儿),在第四次页面延迟时间九秒无法上下滑动并且在快看到内容的那一刻突然黑屏跳出之后……我竟然成功了!!
然并卵(这个词好像经常发生在我身上),一长串规则注意事项历史发展并没能进入快昏古七的大脑,于是我简简单单非常简简单单地看了个棋子构成就与词条say goodbye了(手动再见捂脸)

*教授家门前的散步场所,在下手打字的那个零点儿几秒我先是想用小路,然后默念不行不行;然后换成小道,脑内扇自己一耳刮子还消息呢还;最后手指碰到键盘的那一瞬间决定了用小径……(手动再见捂脸)

*当初看第一战时对鲨的映像还真不是大鱼笑,那天晚上脑内循环播放他在酒馆放闪扎人(不是)最后说的那句「就叫我科学怪人吧」循环了不知道多少遍,就觉得除了彼得●库伦(擎天柱配音)怎么会有说话声音这么man这么磁性的人啊……想想万用那句话的声音说「My Charles」……(捂脸捂脸)

*呵废话真多(手动鄙视脑内自我)

*坚持不懈拜托评价小白菜

评论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