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da Li●Stark

你可以砸向我所有不公


Because I am unbreakable .

〖EC〗矢车菊之眼●01〈下〉

*
*
  轮椅在铺满一整面墙的窗户前停下,Xavier家的清洁很棒,所以没有那种褐色或者绿色的附墙植物弯弯绕绕。但是Erik的双腿却像被什么东西绊住了,每走一步都十分缓慢,仿佛从轮椅背后绕到正前方需要好几年。
  
  「It's I(是我).」
  侧后方。
  
  「Who trapped you(把你困住).」
  侧方。
  
  「In the wheelchair(困在了轮椅上).」
  侧前方。
  
  小教授从停下来那一刻开始,就仰起头认真地注视着自己的朋友,尽最大可能让对方感受到自己对他一切即将发表的言论的尊重与期待。于是,那颗棕金色的脑袋就随着Erik缓缓转了180°。
  Erik说得很慢,所以本意并非如此的Charles有无数个瞬间可以打断他的话,但是他没有。
  
  「So cruelly(如此残忍地)……」
  Erik终于来到了Charles面前。
  
  他没有立刻慌急慌忙地半跪下来,大概停滞了一秒钟,一身浅灰色西装的Erik缓缓屈膝,直到微微仰视他的小教授。
  他沉重,且郑重地谴责着自己犯下的过错,一字一句,没有闪躲,也没有委婉其词。回避从来不是万磁王的行事作风,从来不是Erik愿意对待Charles的方式。
  Erik低了下头。
  
  「我很抱歉,my Charles。」
  
  他忽然又摇了摇头。
  
  「不,我应该说,我很难过。」
  
  道歉是Charles意料之中的事,他清楚Erik根本不是什么十恶不赦之徒,更清楚他绝不是有意对他们两人之间的情谊下手,得到这样的结局一身磊落的Erik当然后悔不已希望道歉。
  他不想阻止Erik道歉。一句「I need to apology」他固然不需要听到,但他不愿意Erik一直背负着那么深的愧疚。虽然说出来并不能减轻什么,但不让Erik说出来只会让他内疚的程度更深。
  Charles没有想到的是,Erik会说他很难过。
  因为能力不够而让Shaw逃走时,Erik没说过;那个叫Darwin的孩子被害死后,Erik没说过;遭到那名女孩的背叛时,Erik没说过;就连那次两人分享Erik童年的美好回忆,Erik为他的母亲都掉了眼泪了,也没有说一句「Charles,我现在很难过」。
  
  「Erik,我知道那艘潜艇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很抱歉,我也很难过。」
  「Erik,Erik……Darwin,Darwin死了……我真的非常难过你知道吗,他笑着问我们要去哪就像是在昨天一样……哦上帝啊!」
  「Erik,我很难过。为什么那个女孩子要离开我们呢?Darwin才离开大家不是吗?我还从没有……从没有遇见过这种[离开]……」
  「Erik,我的Erik。这真的是……很美好的回忆不是吗?如果我有一点点难过的话请不要介意……」
  
  战争迫在眉睫,为几个相识不久的人悲悲戚戚真的是很不明智的事。Charles是最直面战争即临紧迫感的人之一,却还是忍不住,断断续续、零零碎碎地跟好朋友低声倾吐了自己的蓝色心情。
  坦白说,Erik绝不是一个倾诉的好对象,因为冷情的他听完之后甚至连一个拥抱都不会给你。Charles自己也觉得,难过这种细腻轻巧的情绪,的确与风云叱咤的万磁王生来无缘。
  他见惯了生死,见惯了背叛——尽管Charles非要把它说成「离开」——也见惯了离别。人世间最不堪最痛苦的事情他都经历过,这才有了由内而外铜墙铁壁的万磁王。
  那么,他怎么会难过?
  他为什么难过?
  
  
  
*三句英文那里不是我秀,是因为语序的关系三个词一断句翻译出来令我实在不满意。私心觉得那个场景很微妙,多说一个字就注孤生了,而中文翻译无论怎么精简还是觉得啰嗦,只好把原句放上来……

*还是很短的〈下〉Orz……很抱歉了,实在是被病情和考试折磨得没时间,估计这个假期会更很多的

*大家会不会不喜欢这样的小教授?

*坚持不懈拜托评价小白菜

评论(1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