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da Li●Stark

你可以砸向我所有不公


Because I am unbreakable .

〖擎蜂〗生而追随●03〈下〉

*
*
  Mikeala愣了一下,长睫毛很快翘起来「我没想到你会问我这个?好吧,也许我的答案对你心中的那个问题有所提示。」
  她把头靠在车窗上,透过玻璃望着刚刚Sam离开的方向,目光似乎穿溯时空,来到了几年前的沙漠里,那个昏死过去的Sam身旁。
  「我在想……」
  Mikeala把身子缩了缩,轻声低语,回想着那个瞬间降临在自己身上的震颤。Bumblebee耐心地等待着,他也在回想属于他自己的那个瞬间。
  末了,Mikeala反而笑起来「他倒下的时候我什么都没有想。我的大脑除了维持自己不致昏厥已经无法承受任何思考的负荷,事实上也没有任何事在那一刻比盯住眼前更重要。也许事后我会觉得自己当时应该冷静点想些对策,但一片空白地只为他崩溃也并未让我后悔。」
  「可能我的潜意识里会想……」
  Mikeala的眼睛在天际最后的流光中转了一下,看向自己的手掌心,那抹经由她的绿眼折射的光彩也消失了。
  「我会想,他还能再看我一眼吗?还能听见我说话吗?如果还能,他等不及看见我该有多心碎啊;如果已经不能……我没有去想如果不能我该怎么办,也许人的潜意识里都是懦夫?」
  「不论如何,去到他身边,握住他的手喊他的名字已经是使我生命唯一有意义的事,在那一刻。」
  
  Bumblebee承认他也在回想了,但和Mikeala截然相反,浮现在光学镜前的不是荒芜火热的沙漠,而是生机盎然的森林。
  
  
  「Sam,run……」
  
  
  「Get out of there!Bee,go!」
  
  
  Bumblebee在战场上向来是耳聪目明的,年轻机的优势让他无论对什么信息都很敏感,分辨方向、号令从来不会出错。
  但是那一次,他也承认,他听混了。
  事实上从那把剑从Optimus Prime的火种舱中冒出头来,Bumblebee,Cybotron最年轻灵敏的小战士,他的音频处理器就陷入了彻底的混乱。
  听不到,什么都听不到,天地间的一切声音都失了真,震耳欲聋的炮火似乎也荡然无存。他听不见敌人的喊叫,也听不见同伴的喊叫,这时候任何一个触碰想击倒他都易如反掌。
  所有的线路板都像突然爆开了电火花,从CPU中心一直轰炸到他的全身,在一刹那间;所有的关节、零件统统都不听使唤了,僵硬冰冷得比在冰川里冻上一千年还要糟糕,Bumblebee可以找出一万个理由去解释自己为什么什么都听不见了。
  但他却能听见Optimus说了什么。
  他说Sam,快跑。他的领袖说Sam,快跑。
  他轰然倒下之后,都没有说一声——Bee,快跑。
  他当然能理解领袖的想法,他的领袖永远都把自己的一切奉献给那些最弱小的。当时在场所有相关者,人类无疑是最弱小的,而Sam又是最危险的……
  Bumblebee可以找出一万个理由,去解释在那一刻本以为是领袖的最后一句话为什么是这个。
  但这一万个理由中,没有一个能解释为什么他的机芯会那么空落。
  有同伴在大吼着让他撤退,而Bumblebee无论怎么回想都无法还原出那个人究竟是谁。他听见了那句提醒,这毋庸置疑,在场的汽车人也就那么几个,但他就是不知道那到底来自于谁。
  
  因为在Bumblebee的潜意识里,那个人一直应该是Optimus Prime。
  
  Optimus总是会叫他的,Bumblebee有经验。每次有要撤退或者转移时,他们的领袖总是格外关注他这个小兄弟,像是生怕他听不见指令跟丢了队伍一样。
  战场上Bumblebee喜欢横冲直撞,时常有些不顾一切了,这大概要归罪于Optimus的纵容——因为他总是会提醒这个年轻人的,会尽量让他保持在自己的视线范围内,每当小战士身入险境而不自知的时候,他总是会喊他——
  「Get out of  there!Bee,go!」
  而小战士总是会听他的。
  
  所以,不能责怪Bumblebee听混了?
  毕竟他是那么的期待啊。

*其实从一开始就想写这个片段,Bee的这种心理我是很喜欢的(好奇怪),但可能写得快了内容不好,麻烦谅解吧,以后应该会改改再出第二版本的

*坚持不懈拜托评价小白菜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