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da Li●Stark

你可以砸向我所有不公


Because I am unbreakable .

〖盾冬〗 Intuition●01〈上〉

*时间从内战过后开始,横跨复联三
*其实有铁虫的,但是这一发还没出场我就不打tag了
*
*
  Steve刚把Bucky藏到Wakanda时,Bucky的四分之三还是Winter Soldier。他不怎么出声,不怎么和人对视,只会低着头眼睛盯住Steve的那一截后脚跟。
  「Sergeant Barnes,换身衣服吧。」Shuri眨了眨眼睛,看着美国队长把满身尘血的巴恩斯中士轻手轻脚地扶到椅子上坐下,忍不住叫人去准备换洗衣物。然而对方并没有接收到这份好意。Bucky听见她说话,看见她转身摆了摆手,顿时在椅子上猛缩了一步,全身微弓形成随时攻击的姿势。椅子在地上划出难听的声响,压住了冬兵骤然加速的喘息,尘土和血渍掩住了他脸上一部分的惊疑不定,如果不是Steve就站在身边,也许他此时已经弹了起来。
  Shuri被这突如其来的过分防备吓了一跳,也往后猛地倒退,但是没有那么一个人为她挡在身后,所以她踉跄了好几步。事实上,从这房间里多出一个小公主开始,Bucky刚解除的一切防御设定就全部上线了。
  其实Bucky从Shuri的身上捕捉不到攻击性,但他实在是惧怕有人站在他和Steve面前。
  那总没好事。
  
  「Hey Buck,it's OK……」
  
  金发的士兵立刻在他面前蹲下身,轻轻地唤他的名字——在不算很久之前,这个名字对于冬兵来说还完全是枚定时炸弹,它伴随着打斗、打击、悔恨——现在是一针封闭。
  他听到它,就知道安全的灯塔已经亮起,至少孤独的冰川已离他远去。
  这不算什么大意,因为只有一个人会这么叫他。穿越七十年的时空,依旧满腔赤子之心。
  Steve的手虚附在Bucky的鬓发上,小心翼翼地把黏在他颊上的一缕湿发拈起,然后小心翼翼地往他耳后别了别——泛黑的棕色发尾在Bucky脸上拖出一道干涸的血迹。Bucky注视着Steve,从Steve发出第一个音节起就注视着他,唇畔发抖的频率降低了一点点。
  Steve跟他说话也是小心翼翼地「没有危险,嗯?你很安全Buck,相信我。」
  像在战场上递暗号一样,美国队长一只手安抚着神经脆弱的冬兵,另一只手则背在身后,缓慢却不容置疑地冲手足无措的Shuri摆了摆,示意她离开这个空间去做原本计划好的事情。小公主照做了。
  「去洗个澡,好吗Buck?我想你需要让自己放松一下,热水是个很好很温柔的选择。」Steve保持着轻快且温和的语调,Bucky才终于从蓄势拔枪的状态中恢复了一些。Steve于是握住他的右手,牵引着他一点一点地离开椅子。
  Bucky慢慢站起来,棕色的脑袋向Steve一点点靠近。Steve盯着他比七十年前长得多的头发,脑海中那个歪戴着军帽冲自己笑的清爽少年再一次浮现。他抬起手,不由自主地拂过Bucky的额角。
  Bucky感觉到了这个动作,仰起头迷惑不解地望着对方。
  Steve回过神,视线与Bucky无辜的绿眼睛相触,赶忙扬起嘴角「怎么了Buck?」
  Bucky无措地移开了眼睛,看了一会儿地面后又看向Steve「你在,想什么?」
  Steve愣了愣,似乎是没有想到Bucky会注意到他情绪的变化,Bucky一直是连自己的身体状况都漠然置之,更不用说去考虑别人。Hydra就像给冬兵安了个屏蔽罩,将外界的一切喜怒哀乐都与他隔绝开来。这一举措十分有效,它最大化地剔除了冬兵的自我,将他塑造成一件不受任何人情冷暖阻碍的超级武器,无往不胜。
  直到美国队长出现在屏蔽罩外。
  
  Steve笑着拉过冬兵的胳膊,牵着他向房间门口走去「我在想,等你洗完澡出来,我给你把头发扎起来好吗?」
  Bucky沉默着,他不知道扎头发是什么。
  没有人告诉过冬兵。
  Steve以为他不愿意,连忙说「不扎也行,不扎也行……我只是担心头发太长会刺到你的眼睛。」
  Bucky摇了摇头,他没有不答应。
  但是冬兵不擅长解释,常年沉默寡言地执行任务让他无法说出那么一长串话来告诉Steve刚才他为什么没吭声。Bucky看着Steve有些一头雾水,但仍然耐心地等待着自己对他说什么,于是努力地措了一下辞「可以扎,我愿意。」



*之前信誓旦旦地说不把手上两篇写完绝不开新坑,结果看完复联三还是控制不住自己来啪啪打脸……权当自己给哭懵的自己舔伤口吧

*鉴于我妈发了刀 @云落,身为她泪点低的崽我就来浇糖了(目前)

*坚持不懈拜托评价小白菜

评论(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