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da Li●Stark

你可以砸向我所有不公


Because I am unbreakable .

〖擎蜂〗生而追随●04 〈上〉

*
*
  Miami位于美利坚的最南端,曲折的海岸线与大多数的美洲海滨风景相似——傍晚时分玫瑰色的云絮在糖果蓝的天空背景上恣意成花,从地平线的一边源源不断地涌向另一边沉入深海的红日,义无反顾,从不回头。
  蜜色肌肤的美人儿自然很喜欢这种热情艳丽的色彩混合,Mikeala将下颚搁在车窗框上,着迷地望着如同被红狐狸尾巴扫过的天空,轻笑了一声「其实在那之前我没那么黏他的,你知道我一直是个独立的人。但在那之后我们好像……经常腻在一起?」
  Bumblebee吭哧吭哧地颠了颠车前座表示自己点头同意。Mikeala漂亮的嘴唇角翘起来。
  「或许变故使人们互相依赖?我是说,共同经历重大事故并留存下来的人,尤其是失去了那么多同伴的人们。」
  「你的意思是……?」
  这回引擎低低地哼了一两声,就像有些人类在烦躁或者思绪杂乱的时候会无意识地发出「嗯」「啊」这样的声音来。
  其实Mikeala到现在也不明白Bumblebee谈到这个话题情绪一直低落的原因是什么,她只好仅尽到回答问题的那一部分帮助。
  「虽然我们没有失去至亲,但是仍有身边的人在变故中丧生。每当我们感受到自己和对方在一起并为之觉得幸福的时候,那些逝去的痛苦都让我们更加珍惜和感谢彼此的依然存在。」
  片刻沉默。
  「哦——天哪,我简直像个擅长说教的老师!」
   Mikeala咬着嘴唇笑出声,远处Sam向他们飞奔而来「Honey!快来吧,马上就开始了,我给咱们俩提前藏了一瓶Bacaidi!」Mikeala连忙答应着打开车门跨出去,临走前不忘拍拍这个情绪依旧低谷的小朋友。
  「其实我也不怎么懂劝导人,你可以问问有相似经历的你的汽车人伙伴们。」
  Mikeala走了,内部的车灯便完全暗了下来。Bee没有在他魂牵梦萦的party场所周围绕来绕去,他调转车头,慢慢驶向一条双向的海中公路。两条分道的界限是理所当然海滩风情味十足的棕榈树,将夜的暗红色光芒打在树叶上,又折进Bumblebee的机芯里。
  
  Mikeala当然不是擅长劝导人的好老师。
  Bumblebee在芯里嘀咕。
  只有一个机是。
  
  在来到地球之前,他和同伴们已经不知道穿过了多少场战火,追随领袖地球的这一批汽车人,彼此之间都是非常亲近的关系。蓝色星球上的战斗依然无比残酷, Jazz、Ironhide、Rachet等等这些同伴都相继经历了死亡,他也实实在在地感受到了自己当时的悲伤与愤怒。
  但只有那个红蓝色的汽车人,他的死亡对于Bumblebee来说,是无法承受。
  正常运行的海中公路不允许Cybotron的小战士极速飙车,Bumblebee慢吞吞地跟在一堆目的性非常明确的私家车屁股后面。
  他不知道该往哪里走。
  他在猜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找我什么事?」
  Bumblebee无精打采地弹开Drift留在他这儿的对话框。这家伙早上冷不丁地突然发讯息给他让他去基地一趟,十五分钟不到Bumblebee还没在Sam家门前的马路上撒开蹄子加速,墨蓝色的汽车人又跟他说其实也没什么事儿就是喊他去凑个打扑克的人数说他要是忙就不用过来了,并且还声称等他有时间了自己会找他聊聊。
  那时候Bee正准备把Sam往Miami运,也算是在忙吧,还为Drift破天荒的贴心高兴了一会儿,虽然有点纳闷。要知道那个日本风格的汽车人除了Prime是从来不会考虑别机的感受的,没有直接飞过来把自己拎走已经很不寻常了。
  Bumblebee现在「有时间」了,Drift反倒没有。
  他们正在那片疑点四伏的热带雨林中。
  是的,他们的小兄弟在玩儿——虽然其实没有,但所有汽车人都是这么认为的——而他们这帮老大哥却在间接上战场。
  好吧,就当领袖是在呵护汽车人的花朵。:)
  虽然对于Drift这种嘴炮组成员来说,一边在战场里穿行一边叨磕是常事,但Bumblebee的突然来电还是让他小小的吓了一跳。
  「S***,小屁孩你怎么这个时候发讯息来?!」
  那头的Bee车灯都没什么光彩「唔,我打扰到你发牌了?」
  Drift反应了好几秒才想起早上自己随手拿来忽悠小兄弟的借口——没办法,嘴炮组成员随口一说的东西实在太多了——顿时翻了白眼:你家的扑克牌能打一整天啊,当饭吃了吧你。
  不过这话当然是不能说的,Drift瞟了一眼不远处听到「小屁孩」投来关切目光的领袖,咳了一声调整状态 「没,Crosshair出老千我正要抓他来着。」
  Crosshair就在Drift身边,一脸「我去你妈」的微笑对着Drift的屁股抬起了脚,被Optimus Prime用眼神制止了。
  Drift:怎么感觉全场围观我和小屁孩打电话。
  「那你现在有时间吗?我想跟你说些事儿,虽然我觉得跟你说也没用……」Bumblebee望着已然泡在夜晚的灯光中的棕榈树,它们沙沙地摇曳着,悠然的姿态与他的心情截然相反。
  Drift沉吟了一下,最终决定还是不要让Bee起什么疑心,他相信即使雨林里真有什么猫腻他也能一边谈笑自若地和小屁孩通讯一边干净利落地砍人。
  「嗯你说。」
  「我不知道为什么最近你们像是约好一样,Sam也找我聊了。我想他可能说对了Drift,我好像……」
  唉,还是难以启齿。
  Drift和Bumblebee的这通通讯在Optimus Prime的授意下是连接给他的,尽管Bee并不知道。领袖做了几个手势示意其他人都继续各自行动,他留在原地静静地等着小战士把话说完,他要知道是什么把这样一个活泼天真的孩子困扰了这么长时间。
  Drift叉着腰不耐烦地等着,小兄弟不同寻常但莫名其妙的磨磨唧唧让他难以忍受。
  Bumblebee最终还是决定说出口。
  「我好像,我好像喜……」
  
  Bomb——
  
  

  

*好吧,把Mikeala的话说顺简直就像把我这美腔重得要死的舌头捋成英腔那么直一样困难……Orz

*注意,Mikeala说的每一句话,在Bee宝身上都是有对应的,每!!一!!句!!

*最后那个是爆炸声👿

*坚持不懈拜托评价小白菜

评论(10)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