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da Li●Stark

你可以砸向我所有不公


Because I am unbreakable .

码一个梗

今天学了文艺复兴最后一杰拉斐尔●桑西(天啊他名字也好好听……)的一生
我等凡人只能叹一声
神人啊

年纪轻轻辞世
最后死在教皇怀里
葬于万神殿

私心觉得教皇这一举措极其不合常理
或者说,他是得有多喜欢拉斐尔的画
才会痛惜到让他与诸神同眠

想写这个题材
一方是大权旁落的教皇
一方是惊艳众生的画家
最后教皇首次压下所有贵族皇室的异议
执意将画家葬于万神殿
一段时间后长眠于画家为他创作的壁画前

但是不知道写哪个……

——
这是一天以后的我:
现在新的问题出现了
被大家这么一洗脑
我现在在想
强势的一方到底该是教皇还是画家?
求解。。。

评论(27)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