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da Li●Stark

你可以砸向我所有不公


Because I am unbreakable .

〖铁虫/虫铁〗你在哪●01

*源于昨晚同学们呼啦啦离开妈妈没有来接独自在凄风苦雨(没)中苦等许久最后哭唧唧自己回家的我
*
*
  「Boss,医院传来数据,显示Ms.May的身体和精神状况最近正逐渐趋于良好和稳定。」
  「……Humm,她喜欢那束花吗。」
  「Boss,我想Mrs.May大概并不知道Pansy是什么意思。」
  也对,对于一个生活一直并不宽裕的女人来说,要她花心思去了解三色堇的花语是思念,确实不太可能。
  对于一个放浪恣意的公子哥儿,本应也不可能。
  Stark工业富可敌国,它的统治者完全没必要去关怀一个失去了孩子的贫民女人;Peter Parker不是Tony害死的,他完全没有必要为这个孩子承担照顾监护人的责任。
  但这个世界之所以有那么多温柔缱绻,是因为它的主导者从来不是必要与被迫,心甘情愿才是。
  「告诉我海马体实验的进程。」他让自己自然跌进柔软的沙发椅子,顿了顿伸长手臂拈了只马克杯过来。
  「并不顺利,Boss,您知道这项实验现在没有您是不可能完成的。」
  AI很诚实,Stark很聪明。
  少了一半人员的科学界并没有因其超凡的智慧而与其他地方有什么区别,同样是乱得一团糟。根本没有人还在关心如何修复情感的创伤,大家都为这玩意儿痛不欲生浑浑噩噩。
  白色的马克杯壁上原本布满了细腻精致的银灰色纹路,如今的杯口被一层厚厚的丝状物给死死封住了,就像糊上了一块滑稽的奶泡。尽管糊的手艺并不怎么样,边缘部分拉拉碴碴的,奶泡中央却工工整整地写了两个单词——「NO COFFEE」,外加一个涂得粗粗的红色感叹号和描得圆圆的金色笑脸。
  他把马克杯捧在手心里,转来转去地打量,然后笑了一下。
  「我知道,Friday,事实上我并不是很急——虽然我每天都会关心进度。」他的目光最后还是停在中间那个笔触粗糙但绝对认真的笑脸上,「我想你可能没明白这个实验对我的意义Friday,它并不是用来造福全人类的,从某种方面上来讲,它只是我的最后一根稻草。」
  
  男孩偷偷在他的咖啡杯上搞小动作,被他发现了,稀奇的是平常唯命是从的男孩这次却挺直了腰杆对他小声说:「对不起Mr.Stark,我必须这么做。」他有点好笑地看着男孩满脸通红,明明紧张得要命偏偏还非要做出一副宁死不屈的样子。大眼睛先生敢打赌,只要自己用真挚恳切的眼神盯上男孩那么两三秒,对方就一定会立刻垂头丧气地立场全无。
  他任由男孩在他的所属物上胡闹,自己只是懒懒地窝进沙发椅,趴在椅背上戳了戳那个蠢兮兮的笑脸「为什么用黄色?」
  男孩回答说「笑脸和感叹号都是Mr.Stark战甲的颜色,提醒他全世界的英雄钢铁侠先生不可以被深夜咖啡给搞垮了身体。」男孩也趴在桌子上,下巴搁在手背上平视着他笑得有点鬼马精灵「我的Tony也不可以。」
  这下脸颊发红的成了Stark。他一脸满不在乎地说着「这可真是个笨主意。」;他看着男孩的眼睛,想告诉他你知不知道马克杯上的花纹其实是蛛网的样式。
  
  「如果有一天我再也无法忍受那支三色堇,海马体实验可以帮我把花根挖个干净。」
  他注视着那张黄色笑脸,回以微笑。
  
  
  「Sir,纽约城区空间维度出现异常扭曲。」
  
  





*我保证保证《生追》绝不坑,也保证《愁,》和《Y △ I H》会写续,也保证拉斐尔与教皇那个梗会写出来的……Orz  π_π

*坚持不懈拜托评价小白菜

评论(9)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