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da Li●Stark

你可以砸向我所有不公


Because I am unbreakable .

〖擎蜂〗生而追随●04〈下〉

*
*
  ——南北向横跨美利坚需要多长时间?
  ——如果是Cybotron的Camero大概是半个夜晚,再加上如果他疯了的话。
  Bumblebee在基地门口过载的时候是凌晨三点二十八,他持续高能耗运转太久了,刚抵达同伴身边他的中央处理器就下了最后通牒。
  他醒来时是三点四十九。
  
  「Prime——」
  「Wo wo wo……It's OK!让你的cpu降降温行吗小子,你这动静都能把Skyfire那老家伙吵醒。」
  Crosshair双手按住惊呼着翻身跳起来的Bee,掌心纹路渗进去的冷凝液让他终究禁不住放缓了口气「好了没事的,Optimus是个了不起的汽车人,他没事的。他现在需要好好休息你明白吗?别跟个火种源幼体一样不懂事地吵来吵去。」
  Bumblebee安静了下来。
  Crosshair满以为他会怒气冲冲地再跳起来跟自己打一架的,这样的沉默反叫他不自在极了,「嘿我说,你可别干出什么折腾你自己的事啊,Rachet已经忙活得够累了,老麻烦人家中年人多不好。」
  Bumblebee还是不说话。
  一行人终究在热带雨林中遇袭,领袖为了保护同伴正中弹核,当场休眠。
  而那个同伴正是为了和他通讯而心不在焉的Drift。
  所以最后的最后,英勇无畏的领袖躺在了基地深处的治疗室里,都是因为他,不懂事的Bumblebee。
  「你说的对Crosshair,我的确……像个屁大点的火种源幼体一样只会吵吵闹闹添麻烦,你说的对。」
  Crosshair张了张嘴,看着Bumblebee头上的小触角完全低落下去抬不起来,软趴趴的瞧着有点可怜。于是他决定再说一句他机生里罕见的好话「呃,其实你比幼体还是更有用那么一点的,打架虽然烂但好歹能干掉几个霸天虎;做个侦察啊什么的也干得不错……」
  「Drift在哪?」
  Bumblebee不想听他破破烂烂的所谓夸赞,领袖的伤情和Drift那时未能说出口的意图已经完全占据了他的cpu,他现在只想把能捋清的都捋清。
  「Eh?在……就在治疗室外面。」Crosshair超级嘴炮的机生中出现了一幕磕磕巴巴,不可不谓狼狈。但是与正发生在Bumblebee身上的剧变相比,Crosshair想骂一句去他妈再来一句我他妈的好像也愿意?
  Bumblebee离开了自己的临时休息室,熟门熟路地摸到通向治疗室的那条走廊,一眼就看到坐在门外椅子上垂着头的墨蓝色汽车人。
  Drift听到了有谁在旁边坐下来,但没转头,两个机就这么无言地注视着治疗室门上一小块玻璃窗口里,那银灰色加护床的一小角。
  
  「Sensi是个了不起的领袖。」
  「嗯,刚刚Crosshair才说过。」
  
  沉默。
  
  「害这样一位伟人受伤是我的错。」
  「不是,是我的。」
  
  再度沉默。
  
  Bumblebee不知道这样不寻常的无言意味着什么,只是剧变来临的前兆让他有些坐立难安,那张加护床的一角无时无刻不刺激着他。他知道自己今晚一定会说出点什么,或者做出点什么,那种欲望越来越强烈,几乎要拱出他的火种舱。
  他不想再等待下去。
  但是Drift突然转过头,他先开口了。
  
  「你知道吗,他在休眠前的最后一句话,是让我们不要让你知道,等你玩开心了回来再说。」
  
  
  

*我!终于赶在今天的最后一分钟把这发写完了!!我没有食言!!!heiheihei!!!! @南瓜小偶 (还有一位找不到诶……)

*坚持不懈拜托评价小白菜

评论(4)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