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da Li●Stark

你可以砸向我所有不公


Because I am unbreakable .

〖AL〗六道关 ● 壹〈下〉

*看起来终于有那么一丢丢像AL文了(哭)
*
*
  信鸽振翅,箭般飞出鸽舍,速度之快远非普通家鸽可比,甚至凭常人之眼都难以追踪它们的身影。浅灰色薄翼掠过门前绿旌的酒肆,绝大多数人无知无觉,终引得一桌上三两个人伸长了脖颈。
  「啧啧,好畜生!」其中一人咧嘴笑起来,抹了抹须上酒水,拿起板凳一侧的角弓就要搭箭。
  ——这是眼力好的。
  「先别乱动手,脚程这么快的鸟,怕不是问青堂上的……」另有一人追着信鸽的掠过扭头去看,忍不住心下生疑想按住同伴的动作。
  ——这才是真有眼力见的。
  「哈哈,问青堂的鸟还怕我射不成!」大汉不予理睬,弓开如满月,力道极重的一箭射出去。箭和鸟都太快,转眼间便没了踪影,一桌的人都兴奋地想追过去看看结果。
  当头那个大汉急欲跨上马背,却在刚踩到脚踏时就被拦腰推倒。一根赤棕色长棍将人直直碾在地上,棍尖抵住了他的胸膛,上镌一个「肖」字。
  执棍之人下颚扬起,草笠遮掩的面容露出笑来,声音却痞气得很「问青之翅,岂容尔渎?」
  也没继续打人,抬起棍尖在大汉眉心上点了点,叫他看清那个红黑色的「肖」字之后,执棍人便翻身上马飞驰而去,去的正是信鸽的方向。
  狼狈地从地上爬起,大汉还有些惊魂未定,那几棍点在他眉心上力度不大不小,从「肖」字口上活下来的幸运让人不得不回味。身后原本缩在一边的同伴全部涌上来,拍着他的肩背无非是感叹些「运气好赶上肖门人不开杀戒」等等之类的话,只有那个先前想阻止大汉的人摇摇头,说,
  「肖门虽烈,不杀中土人。」
  
  棕黄色草笠一路追到郊外,终于勒马停下。执棍人四处望了望,从窄袖夹层中掏出一块薄铁片,放在唇边用力吹了一下。清越的鸣声穿透力极强,然而等了半日却连半片羽毛也没等到。
  执棍人急躁地掀了草笠,两腿夹住马腹在原地打着圈,终是得来一声轻笑。
  「嗤,瞧把你给急的。老邱,别告诉我你又在外头惹了什么事儿。」
  邱贻可听见这个声音先是吃了一惊,连忙转过头来「玘子?!」陈玘把右肩一抬,信鸽站立不稳,扑棱棱直飞起来。邱贻可被信鸽撞了个满怀,逐渐从震惊中恢复过来,不由得重重哼了声「都是老肖门里头的,谁也别说谁,好像你比我稳重多少似的。」
  陈玘仍是扬眉一笑,手上「啪」地甩了声响鞭,狂得没边儿,座下红马慢悠悠地上前与邱贻可并头。
  邱贻可却并不像以前那样理他,拽起缰绳转身就兀自走了。
  陈玘皱了皱眉,两腿一夹纵马跟上去「好好的大老爷们儿,哪儿来这副姑娘家别扭样儿?有话说话,省得憋到最后打起来。」
  「我去你妈的姑娘家!」邱贻可哪里经得起他这么激,当即爆了粗口,一脸怒容地瞪着他,冷笑,「你陈玘是大老爷们儿,怎么还到一道关来了?我以为你一辈子都腻在五道关不走了呢!」
  陈玘被戳中软肋,半晌闷闷地道「你少他妈跟我这么阴阳怪气的……」
  「哼,我阴阳怪气!你看看肖门现在什么样子!老肖在二道关暗处掌事脱不开身,你个老弟子一辈的跑去五道关成日待着,科子那臭小子……」
  两人都是一颤。
  科子……
  邱贻可撇了头,咬着牙嗓音压低下去「科子怨不得他……」
  「到如今留博儿一人在一道关,他情况不好我不相信你不知道。我是个粗人,就算三百六十多天天天待在那儿又顶什么用啊!」
  饶是傲气如陈玘也被他说红了眼眶,偏过头嘴硬道「你冲我发牢骚有什么用?我不是粗人?你要真有本事你去四道关把精细人捞出来就是……」
  亲师弟哪有不心痛的,两人默默无言地并肩走了很久,再未起争执。
  又过了好一会儿,陈玘嘴角牵了牵,一声轻笑不无自嘲「老邱,我跟皓子,你好歹也体谅体谅。咱肖门就这一根筋不要天不要地的怂样儿。」
  「你瞧瞧科子,那兔崽子,真日天日地起来谁杠得过他,摊上小龙人儿的事不还是……」
  他几乎要哽咽,还死撑着吐出一声嗤笑。
  「一个怂字吗……」
  
  
  到如今一个下落不明,一个生死未卜,叫人从何怨起。
  唯有肝胆欲裂而已。
  
  
  城镇就在眼前,邱贻可停了马,陈玘也跟着停下,信鸽在前者肩头兀自咕咕着转动亮红的眼珠。邱贻可闷声问道「信上写了什么?」陈玘低着头甩马鞭子「不知道,谁有那个心思……」
  邱贻可被气笑了「百八十年没见过灰翅鸽子了,你都不好奇?」见陈玘还是一副兴致缺缺的样子,邱贻可摇摇头,自己将小卷轴打开。
  

  「啊!!」
  
  陈玘就听见旁边一声大喊,似乎不把肺喊出血来不肯罢休,然后就被飞扑过来的人影直接从马上撞下去。
  「操!你他妈……我操!」
  邱贻可额角青筋都鼓起来,结结实实地在陈玘肩上胸上连打了好几拳。陈玘刚被摔懵又被打懵,气得眼前发黑骂骂咧咧就要动手——
  「你看!!」
  看在肖门的面上陈玘没有一把夺过纸撕了,他怒气冲天地扫了一眼——一眼,宛如整整一缸冰渣子倒在他头上,整个人都冻住了。
  
  「科子回来了。」
  
  



*第一次这么高产……太激动了吧我……

*这一发基本就是实吹问青堂,还有肖门情深。估计大家都不耐烦看这个,觉得到现在了正主还没露脸真是烂爆了……
实话告诉大家,我也这么觉得(跪)
想不出比我更啰嗦的人了,提醒着提醒着自己这部分铺垫不能多不能多,写着写着就多了,删着删着还是嫌多……
在这里道歉了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