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da Li●Stark

你可以砸向我所有不公


Because I am unbreakable .

〖多cp〗论不合时宜的手机铃声

*脑洞来源于昨天上课过程中英语老师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那么逗比的人手机铃声竟然是国歌……当即笑倒一片kkkkkk
*
*
盾冬
  
  Steve在给Bucky扎小辫子,那一小把柔软的头发让他粗砺的双手很不知所措,手忙脚乱的笨拙模样把习惯于面无表情的Bucky都逗笑了。
  好不容易揪成一个小团子,Steve如释重负地一下子跌坐进椅子里。老天,怎么感觉比打了一仗还累……
  但是扎上辫子的Bucky比之前柔软多了,他甚至注视着Steve可爱地笑起来,那份笑容如此温暖而溢满甜味,说句土话,Steve觉得什么都值了。
  简单的公寓里夜灯很温馨,Steve注视着Bucky糖绿色的双眼,伸出手抚摸着他的脸颊「Bucky,你知道吗?七十年前,在我还是个布鲁克林的瘦弱穷小子的时候,我的梦想就是这个时刻——有一间只属于我们两个的小屋子,然后我为你做任何事……」
  美国队长靠得越来越近,冬日战士却没有攻击或是躲避,他只是垂下了双眼。金发的蓝眼士兵嗓音低沉,轻声呢喃着「Buck,你是世界上最甜的小孩儿……」
  
  手机响了。
  ——虽然没有被打,但是实诚如队长也觉得《星条旗永不落》不太合时宜。
  
  
  
  
锤基
  
  Thor一开始不是很明白为什么他的中庭朋友非要让他带一部手机在身上,所以他刚开始是拒绝的。直到后来有一次Thor从街边电视上得知城郊那边刚打完了一架并且复仇者全程狂call他无果,他才知道这玩意儿的重要性。厚道的雷神满怀歉意,当即保证今后手机与锤子同在。
  今天是个好日子,敌人没有皮,弟弟没有闹。雷神开心地带Loki出去买布丁,算是告慰那条银舌头。
  事实证明要想制服恶作剧小王子,咣当响的铁链远没有一块刚切好的软甜布丁管用,小王子难得乖巧地坐在高脚椅子上,瞪大了眼睛盯着那个甜点胖女士的一举一动。等芒果味的六瓣形布丁端到面前,Thor向Odin起誓他肯定看见了黑色的猫耳在Loki头顶上竖了起来,身后还有根灵活得不像话的尾巴激动地卷来卷去。
  这样的Loki和幼年时听见自己将来可以成为大英雄的那个小不点没有什么分别,同样兴奋,同样天真。
  高大的金发神祗俯下身,微笑着凑近黑发邪神的脸庞。Loki似乎做什么事情都要坚持一副优雅姿态,就算吃布丁把脸颊都吃鼓起来,他的表情看起来还是那么该死的不可一世高高在上。
  他当然知道雷神的靠近,是他纵容了这一切。
  宽阔的肩背将人遮住,Thor轻抚着Loki的后颈,嗅着他嘴角边甜腻的气息。
  
  手机响了。
  ——被捅的Thor苦思哪个老实人给设的警笛。
  
  
  
  
EC
  
  漂亮的小教授放下书本,眼含笑意地望向迎面走来的德国男子「风尘仆仆,嗯?」
  Eric向他大步走来,仅是跨过短短的半个房间却让他不耐烦极了「是啊,这个风尘仆仆的旅人穿越了阿尔卑斯山的风雪,现在只想得到一个吻的犒劳。」
  Charles被这样少见的直白怔住了,而Eric根本不打算再给他发愣的时间,他径直冲到小教授面前,托住对方的后颈便吻了下去。
  Eric自带的森冷气息扑面而来,仿佛真的裹携了那什么「阿尔卑斯山的风雪」,Charles红了脸,不由得推拒对方此刻过多的热情「等等……Eric……Logan马上要来找我……」
  Eric亲了亲小教授的眉心,闭着眼满不在乎「他又不是Peter,哪有那么快……」
  
  手机响了。
  ——两秒钟后被捏爆的手机哭唧唧表示魔形女设的铃声我有什么错。
  ——Raven女士表示铃声设成我哥的撕心裂肺版100声Eric我看你个大猪蹄子接不接。
  ——但是电话是被吸猫的Logan先生打的。
  
  
  
  
双豹
  
  脏辫的小子抱手坐在病床上,一脸的桀骜不驯,床边是端着燕麦牛奶温和而愧疚的国王陛下。
  「别闹脾气了,Erik。」T'challa叹了口气,将燕麦奶放在一边,无可奈何又不无恳切地对着自己的堂弟轻声说。但可惜N'jadaka不领情,只是很冷淡地说「松手。」
  T'challa只好把掌心里的被子一角给放开。
  N'jadaka一点面子也不给地立刻把被子蒙过头顶背过身去躺下了。天知道Killmonger表达不满的方式为什么是这样闹脾气而不是嘣嘣来上几枪……
  就当是他的堂兄没给他枪玩吧。
  「Erik。」
  T'challa揪了揪鼓起来的那块被子。
  「你是我们的家人,你最终属于这里,属于Wakanda,你明白吗?」
  「在外漂泊的确能给你恣意畅快,无拘无束,但是随之而来的一切伤痛、委屈或是疲惫,最终都将交由你的家人来接纳和溶解——对,也就是我们。」
  「做一个Wakanda人没什么不好,Erik。」
  国王将手掌温柔地放在被子顶端,指缝间的暖意钻了进去,绕着N'jadaka的额头打转。
  也许他说的对。Killmonger在心里嘀咕。
  做一个Wakanda人——一个以T'challa为王的Wakanda人没什么不好。
  N'jadaka慢慢掀开被子,慢慢地坐起来,转身。
  国王翘得过分的睫毛近在咫尺,无辜地冲他扇动。
  
  手机响了。
  ——Shuri公主亲情点歌:《做一个地道的美国人》Bababaliliba
  ——小公主:我跟我妈和厚嘴唇不熟,老哥请你圈地自萌谢谢。
  
  
  
  
奇异玫瑰(福华)
  
  Ross探员今天难得没有办公,但他还是穿了身浅灰色西装,叠着腿倚在沙发上,面前是过了半个小时仍然热气腾腾的Cointreau君度咖啡——还有一个双手交握于身前已经站了半个小时的战战兢兢的Dr.Strange。
  探员先生的表情很温和:😊
  「听说你之前工作的医院里的护士很漂亮?十分讨医生的喜欢?」
  Dr.Strange张了张嘴,举起双手以示清白,懂事的斗篷也翘起了两角「Well你得相信我小可爱,这世上任何一个维度都真的真的只有你一个人讨我喜欢。」他歪了歪头翻了个白眼,「虽然我不是医生了……」
  探员先生挑了挑眉,终于第一次拿起了咖啡杯「如果你说话只是为了找揍就请闭嘴谢谢,我也不是什么见鬼的护士。另外你现在看起来就像一只掉进番茄酱罐子里的大蝙蝠。」他吸了一口咖啡。红斗篷连忙把自己缩缩好。
  「Damn it. 」
  Ross表情失控地吞下了那一口,然后保持微笑地抬头看向那自觉危机解除很神采飞扬的家伙,「你敢对我再说一遍这是君度,我就拆了你那块会发光的大绿眼做狗链。」
  Dr.Strange露出了他那「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的笑容「事实上,这是一杯和你一样可爱的Rose Lady。」
  玫瑰夫人。
  Dr.Strange很自然地往沙发上一倒,很自然地把大半个身子歪在探员先生身上,脑袋靠着对方的脖子,扬起脸庞无辜状地看着他。Ross咬牙失笑「你真的很不会说情话Steven,我怎么就看上了你这么个傻……」
  
  手机响了。
  ——「You are my best man,John. 」
  ——音频由目睹同事给爱人变咖啡却不肯给自己变卢布十分气敷敷的匿名胖子友情提供。
  
  
  
  
铁虫/虫铁
  
  Peter旷课去阻止了一桩抢劫案,不小心被钝器在额角上打出了一块淤青,于是护崽心切的Stark先生就闹了。
  Peter觉得自己早就长大了,作为他的导师兼男朋友Tony应该放点手让他自行决定一些事。于是最后两人在Sam面前不以分手为目的地吵了一架,Peter一气之下伤口都没治疗就跑出了大厦。
  班主任早就在等着Peter了,Peter刚溜进走廊就被逮了个正着,被提着后领凶巴巴地告知放学别走。啊不是,是放学后留下来。
  最后一堂课结束后,Peter悲情地拥抱了Ned,拜托他帮忙买一下第三街区转角的那家甜点屋里的新品甜甜圈,然后等他出来再交给他。
  新班主任是个年轻的男老师,刚上任的激情还没褪去,尽管知道Peter的成绩有多好还是滔滔不绝了很长时间,直到女朋友的电话打过来。
  完蛋,这么久了Ned肯定以为我放他鸽子了。
  Peter望着天花板心里第一万次叹气。
  「哦honey,是不是想我了?」班主任乐滋滋地歪在办公椅里,腻歪地叫着对方。电话那一头大概心情正不好,大喊的声音Peter不用蜘蛛感应都能听见。
  「哦,哦,我哪敢啊亲爱的,我的心里只有你!我正在教育一个学生呢不信你听他说——」
  班主任急吼吼地把手机递到Peter嘴边,示意他赶紧解释点儿什么。聪明的小孩如Peter马上意识到如果自己再说点班主任的好话没准就能被放走了!于是他反应迅速地清了清嗓子。
  
  手机响了。
  ——「You know cheating is hard~~~」
              (你知道如今出轨艰难~)
  ——你再快也没有Stark先生的AI快啊孩子。
  
  
  
 

*mama教育我不能总是写得太短,嗯,我真的尽力了Orz

*盾冬:忽然桃包

*《做一个地道的美国人》这首歌真的有毒😂魔性得要死……

*小玫瑰的温柔笑来源于昨晚 @为了长方形而学习 这个朋友说我毛骨悚然😊

*铁虫铁的那首歌,看过变形金刚2的同志应该都知道,真心贱兮兮的……😂跟Bee宝一样皮的铁爸爸

评论(40)

热度(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