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da Li●Stark

你可以砸向我所有不公


Because I am unbreakable .

〖AL〗六道关 ● 贰〈上〉

*
*  
  消息是黄昏在一道关落定的,然而天都黑透了,二道关的肖战还不知道自己的头号「逆子」已经回来了。
  纸卷是陈幸同带到二道关来的,她马术比闫安好,不出半个时辰就跨过了一城。到了地儿先见着得到通报赶来的陈梦,姑娘知道来意后犹豫了一会儿,带她去找了周雨。两人在空荡荡的厢廊里快步走着,没有收敛的跫音撞在两侧的空心木墙上响得惊人。
  「为什么不派人去找肖指?他肯定比周雨还急。」
  短发随着如风步履向后飘动,陈幸同压低了嗓子问闷声走在前面的陈梦。问青的人谁不知道肖战号称堂上第一严,骨头里却是真把门下弟子当亲儿子捧在手心儿里疼。一年前问青剧变,张继科下落不明,方博重伤难愈,直把刚硬了半辈子的肖战心疼得背过气去。
  陈梦抿了抿嘴,低头迅速地转过一个拐角,站在一扇雕了豹子纹样的黑色门前,按了左眼后敲了右爪「一年前给肖指的打击比你想象的大,我不敢擅作主张直接告诉他,他老人家今晚正好要来,我打算旁敲侧击着给他个心理准备。二道关堂上人统共那么几个,晓霞姐如今退了不管事儿,难道要我派梁靖崑那直肠子去?不把肖指直接说厥过去才有鬼。」
  咔嗒一声门开了,却没人来拉。
  两个姑娘对视一眼,陈幸同给了陈梦一个「他又在那啥?」的表情,对方还没来得及回答,屋子里就传来周雨的声音「直接进来就成。」
  陈幸同一脚踹开了门。
  弯腰伏在桌上的周雨惊讶地转过身,看见陈梦身侧的陈幸同便丝毫不奇怪了,继续回过头捣鼓摊了一桌子的信件「胖儿来消息不该是你送啊。」
  陈幸同翻了个白眼「仗着你是苦命鸳鸯就指望我不揍你?」周雨摇头,苦笑「我和他哪里算是苦命,不过隔了三道关而已,也不像博哥昕哥日夜担心彼此,更比不得科哥龙哥……」
  陈梦扳过周雨的肩膀,把纸卷塞进他手里「你把这个送去三道关,务必交到诗雯姐手上。」
  周雨皱着眉,展开看了一眼。
  当即手脚发抖冲出门去。
  
  火急火燎地将自己的马拉出马厩,迎面却撞上板着脸的肖战。
  周雨险些被吓到腿软,趔趄了一下赶忙站直「肖,肖指导……」
  肖战瞪了他一眼「这么大人了毛毛躁躁的,怎么跟我教出来的似的!干什么去?我才从四道关上过来,没听见五道关里头出了什么事儿啊……」
  周雨刷的一下跪在地上,满眼含泪地道「继科大哥……他回来了……」
  一股热劲儿撞上肖战脑门。
  得到消息的陈家姑娘一齐赶过来时,肖战昏了过去才醒,周雨不敢叫太多人来,自己抱着肖战扶他靠着门槛坐下。刚被掐了人中的肖战还没怎么清醒,只是恍惚着笑,嘴里咕哝:
  「回来了你……」
  「臭小子……」
  
——————————————————————————
  
  我看着小莎的红驹儿闯进了四道关,那孩子有点没拿捏得住轻重,差点直接撞进主殿里。这么大动静别说曼昱了,直接惊动了昕哥,从主殿里跑出来。
  八成是忧心博哥的缘故,昕哥消瘦得不成样子,精神也很差。但他得知了那个震动问青堂上下的消息时,仍然一拳就打裂了坚硬的桌角。大头急切地问他发生什么事儿了,昕哥一面笑一面咬牙切齿——
  「老张回来了。」
  
  接着我又跟去了五道关,年迈的吴指导抓着纸卷有些颤抖,取下了眼镜摇头笑叹:
  「藏獒回来啦……」
  
  我最终还是跟进了六道关。
  
  心门里头,侍者一道门一道门地低声传着消息,我很是惊讶于那个人竟然已经进了六道关。
  他径直闯入心门最里面,来到那人床前。
  
  「壳儿回来了……」
  
  
  

*因为赶时间所以结尾越写越糊Orz我的错Orz
第六道关那段就当个剧透看好了……Orz
  
*认真的,这发AL其实暗搓搓地潜藏了很多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