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da Li●Stark

你可以砸向我所有不公


Because I am unbreakable .

〖澜巍/巍澜〗落日〈上〉

*为了朋友写的,比较匆忙,考完试把它写完
*
*  
  在中国,红色直接搭配绿色是不被欢迎的,甚至于传统观念上来说,这样确实很丑。但是在意大利,尤其是佛罗伦萨,满街油绿的百叶窗配上漆红的小房顶,怎么也让人讨厌不起来。
  就像那家伙明明一脸胡子碴,却非跟个顽童一样时刻叼着根糖不丢口,本来是古怪的画面,搁赵处身上再搁沈教授眼里,还就好看得紧。
  沈巍盯着赵云澜有一会儿了。
  这家伙,除了脸好像哪儿都没超过三岁,好奇心也是,异域风情给他兴奋得什么似的,到处瞎晃瞎看。瞧瞧,走丢了吧。
  当时沈教授低头看个地图的功夫,一抬眼人就没影儿了,打电话铃声响在自己兜儿里,急得眼镜都快跑丢了。微喘着跑了没半个街区,就看见那家伙低着头缩在百叶窗下的阴影里,脚跟来回磨蹭着地面。
  佛罗伦萨人不像中国那么多,相比之下街道上甚至有些稀稀拉拉的。但相同的是,人们大多数都一心顾着自己的前方,埋头匆匆赶路,只有艺术情怀过浓的艺术家、无所事事的失业者或者专程来此旅游的游客才会时不时停下来,耐心地仰望这座城市。
  但绝不会有谁无缘无故地穿过人群,去牵住一个看上去有些孤单的人。
  除非,那人是谁的前方。
  
  沈巍转过身,推开后面那家咖啡店的门,要了一个临窗的位子。他坐下来,不紧不慢地享受着艺术之都的婉转惬意,顺便欣赏一下昆仑君大人的窘迫。
  没人告诉你惹恼了斩魂使教授是要付出代价的吗,让你乱跑,Humn。
  欧美人普遍审美比较倾向于两极,一种是毛发旺盛忧郁深邃的大叔,一种是干净俊秀到极致的美少年,肌肉型男归在以上两类里面。不过大概由于拉斐尔的缘故吧,这位最年轻的文艺复兴之杰极善画美人,本身也是位玫瑰一般的美男子,所以佛罗伦萨对于清俊斯文的沈巍颇有几分青睐。
  「打扰了先生,我可以……拿一下您身后的书吗?」
  沈巍抬起头,亚麻发色的姑娘笑容温柔和煦,他连忙从椅背上离开,将那一方小小的书柜露出来。姑娘探身过去,快速地抽出一本厚重的硬皮书,结果没拿住掉了下来。沈教授眼疾手快,给她接住了。
  「谢谢。」
  意大利姑娘可不会随随便便面红耳赤,脸颊只是略有些俏皮地红了一点,大胆地看向礼貌地将书本递过来的亚裔男子。
  沈巍笑了笑,推推眼镜「还有什么事吗小姐?」
  姑娘本能地被那只漂亮的手给吸引,却在看清什么之后脸色尴尬起来,连连说着没有了没有了,然后飞快地转身离开了。
  沈巍察觉到了那个眼神,他把手伸到眼前,奇怪地翻转了一下。什么都没有啊?
  再抬头,却看见马路对面的赵云澜竟然和人聊起来了,还挺开心。金发碧眼的姑娘估计被日影下胡子拉碴的昆仑君给迷住了,贴着赵云澜不超过半米的距离。
  
  这斩魂使哪坐得住啊。
  
  啪地把门推开,向赵云澜走去的时候看见他摸了摸耳朵,然后情况类似的,金发碧眼的姑娘就走了。
  沈巍疑惑地又看了看自己的手。
  
  「看什么呢,小心撞啊沈教授。」
  
  那人嘻嘻笑着从马路对面穿过来,在路中央牵住斩魂使先生的袖子,把一脸惊疑的他拽到路边。
  
  
  
  
*emmm……虽然我站巍澜,但是朋友站澜巍,本就是为了她写的所以我还是写了澜巍……
因为〈上〉比较倾向于巍澜,所以打了tag麻烦不要骂……

*大概就是赵处难得切黑=_=

评论(13)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