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da Li●Stark

你可以砸向我所有不公


Because I am unbreakable .

〖澜巍/巍澜〗落日〈中〉

*为了朋友写的
这发看得出巍澜还是澜巍算我输Orz
*
*
  沈巍任由他拉着,直到在咖啡店门口站定了才推推眼镜问他「赶人家走干什么?不多聊会儿吗。」赵云澜眨巴眨巴眼,一脸的无辜相「美人儿你看我像是会说外国话的人吗。」沈巍瞪了他一眼「好好说话。」
  「媳妇儿……」
  「……」
  沈教授闭了闭眼,深吸一口气,借着看表的名义把手从那人爪子里抽出来,然后摆出一个端端正正的微笑「那就是说,赵处长要是会讲几门外语,拐走什么人都不奇怪?」
  这是真醋着了,要完。
  赵云澜难得敏锐了一回,赶紧拽着沈教授的袖子就摇,嘿嘿嘿地笑「那哪儿能啊,我还能拐到比斩魂使大人更标致的美人儿回来?外国话不会就不会呗,要不跟你一块儿我再过一万年都不会出国。」
  沈巍:「松手,袖箍要被你拽掉了。」
  噫,糖衣破洞了。赵处长刚刚还在头顶上晃的耳朵耷拉下来,委屈巴巴地瘪着嘴。沈巍斜眼瞅着他,没忍住一下子笑出声来。赵云澜立马把染坊开成十里长,上手就勾住沈巍的脖子,嘻嘻笑着在太阳穴上啵了一口。
  沈巍登时涨红了脸,着慌着忙地推开堪比强力吸盘的赵云澜「光天化日的,你……」
  赵云澜得寸进尺地去咬他的耳廓,半认真半满不在乎地说「怕什么,人这儿还能光天化日之下调戏有夫之夫呢……」
  沈巍一愣,想起刚刚那两个姑娘莫名的反应,连忙问他「什么意思?」
  赵云澜一只手继续勾着沈巍,另一只把沈巍的左手捧起来,大言不惭地说「我这不是怕你出来跑丢了嘛,就给你弄了根线拴在指头上,要找不到我了顺着它走就成。」他用拇指在沈巍的无名指上一抹,一根细细的红绳安安静静地在指根上显形。
  赵云澜得意地抬起自己的右手,邀功一般在沈巍眼前晃哒「怎么样,像不像月老线?喜庆吧!」顿了几秒钟,他又有些心虚地挠挠头,「怕你觉得奇奇怪怪就弄成你看不见的了……」
  沈巍的脸颊又烧起来,无意识地捏着自己的无名指根,轻声说「你叫人家外国人看着多莫名其妙……」
  赵云澜一脸得瑟的没边儿「我什么人啊~当然想到这点了啊!」他再一次牵起沈巍的左手,没脸没皮地就往嘴边凑,「来来来,看昆仑给你变个……」
  沈美人反手给了他一巴掌。
  「好好说话。」
  当然,轻轻的。
  昆仑君又开始瘪嘴,委委屈屈得像沈巍欠了他八辈子的巨款,一撇手把美人儿的指根一捻。
  沈巍将无名指靠近眼前,愣愣地看着,看着那枚纤细的镂银戒冲着自己闪烁。赵云澜那个笨蛋,竟然把一颗透明的晶体内嵌在戒身里。
  沈巍想,如果他们没有重逢,赵云澜这个戒指都不知道怎么买的家伙肯定会受尽女朋友白眼的。自满不是一个优秀的教授的品质,但沈巍忍不住地去想,昆仑君幸亏遇到的是他。
  「想啥呢媳妇儿?好看不?」
  笨蛋还在大大咧咧地不正经,沈巍扬唇一笑「在想我们俩真是幸运。」
  
  好运的不只是你,赵云澜。
  
  「诶,你的跟我一样吗?」
  沈巍原本有些讪讪的,现在却突然如鬼迷心窍了一般,不但自己的不藏还非要去看赵云澜的那根红绳。
  赵云澜摸摸后脑勺,有些为难地呲出牙来「我看着那姑娘不像是一圈戒指就能打发的主,所以我就把我的临时给换了……」
  他摊开手,无名指根上一片的红唇印。
  沈巍:「……」
  
  
  

*Orz情绪爆炸我竟然还能写甜的东西
大概就是那种,自己没有好事儿就特想看着自己喜欢的人幸福得发齁的贱兮兮吧

*是的没错,那种媳妇儿给点颜色就要开十里染坊的人,就!是!我!!

*朋友说她最近也吃巍澜了:)

评论(1)

热度(72)